switch游戏 – 外形蛋疼、定位尴尬 浅析任天堂2DS为如此不受待见

外形蛋疼、定位尴尬 浅析任天堂2DS为如此不受待见

   任天堂自从在昨天公布了2DS以后,switch游戏 就受到无数玩家的吐槽。switch游戏 且不说任天堂为了制造这款2DS大幅度降低成本,就连自初代NDS以来坚持的折叠式机身设计都摒弃了,更别说DS系列标志性的上下双屏也被整合成了一块屏幕了。但是,低廉的售价是2DS的最大优势,配合几个口袋妖怪新作,其销量上的成功就不难预见,可能成为任天堂实现本财年结束前(2014年3月)卖出1800万台掌机的重要推力。

   然而,我个人对2DS并无太多好感,就和许多人对这台新机的印象一样,但这绝非随波逐流。我对这台新掌机的担忧来自多个方面。若是作为消费者,我对2DS的最大不满,应该来自于造型和样式的变化——无法折叠。诚然,现在的这个样子令2DS看起来更接近时下流行的平板移动设备,但却丢失了一直以来作为掌机特色的便携性,无论3DS或加大号的3DS LL,都可以被比较容易地放进衣服裤子的口袋里,而2DS显然不行。若是以从业者的角度来看,这台掌机的问题就更多了,下面是我在阅读了一些海外同行对2DS的初步评测后的一些想法。

   不得不说,这一次任天堂的命名是个败笔,可能带来比前几次(从Wii到Wii U)更多的麻烦和混乱。

   首先,并非所有消费者都清楚3D与2D的意义,特别是任天堂掌机的最主要用户群——低龄玩家,以及他们背后真正埋单的消费者——家长们。好莱坞电影为3D概念普及帮了不小的忙,但我敢说还是会有相当一批用户会被名字搞混,比如,误把2DS当作3DS的前身……毕竟就序号惯例来说,3应该比2在时间上更接近现在,比如PS3对PS2,iPhone4对iPhone3G。

   对每天刷微博看新闻的人来说这样的错误看起来十分可笑,但情况具体到那些为了给孩子买生日礼物才偶尔跑去游戏店的父母们身上就不一样了。更何况即便对那些了解3D、2D概念的人来说,名字的变化也可能造成负面影响,他们会理所当然地相信,2D相对于3D缺少了某些重要的游戏体验。

   其次,在对外宣传与推广上,如何向消费者传达2DS的定位和价值也会面临问题。举例来说,怎样区分DS与2DS?如何告诉顾客2DS才是新机?若是DS与3DS的区别在于3D,那么与2DS的区别又在哪里?不难想象,当10月2DS上市后,这类无厘头的问题会一直纠缠着Gamestop和EB Games的店员们,然后把他们逼疯。

   具体到缺少合法零售渠道,只能依赖大量地下产业链的中国大陆地区,结果就是淘宝上比以往更多的欺诈和山寨的应运而生。我仿佛已经看见各家媒体的假期购机攻略上,特别标注的那一行提示:购买时认准2字……

   好像iPad 3非得被叫做New iPad一样,这种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给买卖双方带来的麻烦却一点也不少。

   对消费者来说,2DS的意义在于,能以更便宜的价格玩到口袋妖怪和马里奥赛车,而对任天堂来说,2DS的意义是,能帮他们卖出更多的口袋妖怪和马里奥赛车,仅此而已。

   就商业上来说,2DS就是任天堂的一剂后悔药,是他们对已经被绝大多数用户彻底抛弃的裸眼3D功能的一次亡羊补牢,也是他们对传统用户群的再一次的弃之不顾,而且这次比之前还要不加掩饰。

   2DS的作用,只是帮助任天堂赶在财年末结算来临前,卖出更多自家生产的游戏,给大股东们交上一份也许并不漂亮但至少不 太难看的营收报告。

   从硬件角度看,2DS无疑就是一次历史的倒退,后续的新硬件放弃对其前任机种最核心体验的继承,这样的事情在整个游戏行 业发展史上亦不多见,也让2DS看起来更加与众不同的奇葩。

   在游龄较久的老玩家,甚至是那些任天堂的忠实粉丝们看来,这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们的 感受无关紧要,因为对任天堂来说,这些人都不是2DS的目标用户。

   2DS的官方新闻稿,高层对新产品定位的解释,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第三方合作伙伴的漠视以及“只有任天堂成功”的一贯逻辑。

   任天堂曾经公开承认,他们收集到的数据证实,用户对3D功能的态度并没有他们之前预料的那么乐观,至少有相当一部分3DS的3D功能在游戏时是出于关闭状态的。现在任天堂推出2DS,已经充分证明他们在3D游戏体验问题上站错了队,对此他们心知肚明,而就在1年前,任天堂还信誓旦旦地将裸眼3D当作是3DS的最大卖点捧上了天,并被用来在与越来越多的触屏移动设备比较时凸显它的独一无二。

   2DS的诞生,可以说是信心不足,也可以说是顺应民意的结果,但从业者特别是游戏开发者们又会怎么想呢?新掌机可以运行3DS游戏,但却是在没有3D视效的前提下。曾经花费心血确保裸眼3D效果的人会不会觉得自己被耍了?正在开发新作的人还会不会在3D功能上耗费心思?答案显而易见。

   任天堂的合作伙伴最期望看到什么?或许是在数字发行领域更显著的改善,也可能是像索尼和微软那样对独立开发的亲和态度,但肯定不会是一个更容易捞钱的缩水廉价版,也不会是排行榜上越来越高但却跟自己一毛钱关系没有的销量数据。

   过去6年里,我们不断听到围绕着任天堂对第三方近乎“赶尽杀绝”经营模式的批评,任天堂也一直没有停止过辩护和解释。假如任天堂真的在乎他的合作伙伴,在乎这个赖以生存的游戏产业,现在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是用实际行动证明新掌机值得开发者们为之付出,而不是肆无忌惮地展示越发反人类的圈钱手段。

   遗憾的是,2DS,显然更接近后一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